<xmp id="ksoui">
<optgroup id="ksoui"><table id="ksoui"></table></optgroup>
<nav id="ksoui"></nav>
<xmp id="ksoui"><nav id="ksoui"></nav>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報道 > 報紙雜志 >

媒體聚焦 | 擁有越多設計師的城市,才是好的城市

日期:2020-10-13 16:02:56來源:編輯:admin

 

 
什么樣的城市才是好的城市?
 
大氣莊重的北京?時尚繁華的上海?創新活力的深圳?休閑安逸的成都?……
 
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性格,有的狂野放浪,有的清新優雅,有的熱情奔放,有的沉靜內斂。
 
網絡上,我們見過各式各樣的排行榜:中國十大魅力城市、全球十大創新城市、世界十大宜居城市、國慶十大必去旅游城市……每個榜單不同角度、不同講究,排列出來的自然也是不同結果。
 
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最好的城市。

 

 

01

可以沒有首相,但不能沒有設計

 
 

 

2300多年前,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說:“人們來到城市,是為了生活;人們居住在城市,是為了生活得更好。”

 

但“來到城市”并不等同于“生活更好”。在追求經濟高速發展、物質極大豐富的同時,我們的城市也在發生著改變:道路更寬了,但交通更擁堵了;綠化更多了,但空氣更污染了;城市更繁華了,但人與人之間更陌生了。

 

 

1918年11月7日,前清民政部員外郎、學者梁濟問他正在北京大學當哲學教師的兒子梁漱溟:“這個世界會好嗎?”

 

如果讓我來回答,我一定會說——“會的,只要有設計師”。

 

縱觀全世界,國際上有影響力的城市,無一例外都是重視設計的地區,這些城市的發展與繁榮,跟他們擁有大量的創意設計人才密切相關。優秀的設計,可以融入到各行各業,和產品、市場、服務有機地結合;創新設計能力的強弱,對城市乃至國家的整體競爭力都會產生重要影響。

 

20世紀80年代,英囯首相撒切爾夫人曾說:“英囯可以沒有首相,但不能沒有設計”。為了提振經濟發展,英國高度重視工業設計,經過多年的引導與扶植,倫敦成為世界創意之都。

 

不僅是英國。德國的工業發展進入4.0時代,以設計為支撐;日本在上個世紀70年代快速崛起成為亞洲四小龍當中的佼佼者,得益于設計;韓國在上個世紀90年代走出金融危機的陰影,源于將設計列為核心戰略。

 

設計在全球經濟發展比重中越來越高,各領域對它的認識也越來越深刻,它對一座城市的重要性,已經不僅僅是文藝青年的喜好和偏愛,而是國家經濟發展的需要,以及經濟現實結構調整的需要。

 

 

當前的新一輪城市的競爭,本質上是新經濟、新產業的競爭,設計不僅主導未來生活的審美,也在驅動著產業的升級、城市的更新、社會的創新。發展城市經濟,必須大力發展設計產業,從這個意義來講,設計已經是第一生產力。

 

上個世紀依靠礦產資源發展起來的城市,鄂爾多斯、大慶、大同、鶴崗等迅速地衰落,這些城市不僅是因為煤炭、石油資源的枯竭,更是因為城市精神文化的荒蕪、創意設計的缺失。

 

蘋果、戴森、特斯拉,每一個改變世界的品牌,靠的不僅僅是技術創新,它們之所以能影響一個行業、一個時代,都是因為對技術有著發明家一樣的顛覆,同時對顏值有著藝術家一樣的追求,工業設計無一例外都是這些企業的核心競爭能力之一。

 

 

02

擁有越多設計師的城市,才是好的城市

 
 

 

多走過幾個地方,人們常常會有同一種感覺,現在的城市“千城一面”,南方北方一個樣,大城小城一個樣,古城新城一個樣。一樣的高樓、一樣的街道、一樣的廣場,每一座城市都是大同小異,城市失去了個性、景點失去了靈魂。

 

高樓大廈、鋼筋水泥的都市叢林,要么房價太高給人壓力,要么容積太高使人壓抑,唯有一樣東西能讓它們生動起來,那就是“設計”。

 

經濟越發達,城市的設計師越不夠用。穿衣不再是為了避寒,吃飯不再是為了飽腹,住房不僅僅是為了睡覺,換乘于各種交通工具之間也不再只是為了追趕時間……人們對便捷、舒適、美好生活的追求永無止境。人間值得,因為所有的產品都值得重新設計一遍。

 

 

不難發現,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旅游城市,無論是紐約、倫敦、巴黎等國際大都市,還是赫爾辛基、蒙特利爾、都靈等中小城市,都是著名的創意城市、設計之都。他們有一個鮮明的共同特點:設計師聚集、創意涌動。

 

在紐約,藝術展覽數不勝數,有40340位全職設計師,3880個設計公司;

 

在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地區有75000名設計師,大部分集中在墨爾本;

 

在洛杉磯,匯聚了24460位全職設計師,2358個設計公司;

 

在柏林,超過2400家設計公司集聚,每年產值超過4.2億英鎊;

 

在阿根廷,全國80%的設計產業都集中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

 

在深圳,才建市28年就被UNESCO提名為“設計之都”,這里有國家級工業設計中心5家,市級工業設計中心41家,各類工業設計機構近6000家,其中專業的工業設計機構達500余家,工業設計師及從業人員超過20萬人,全深圳有近4000個企業擁有自己的工業設計部門。

 

 

華為手機、大疆無人機、飛亞達手表、奈雪茶、貓王收音機、堅果投影儀、胡桃里音樂餐廳……這些風靡全國的品牌全都誕生于深圳;陳紹華、韓家英、王粵飛、張達利、畢學鋒、孟建民、姜峰等設計大師也都在深圳。

 

“設計之都”與“美好生活”相對應的是,2020年7月6日,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發布“中國十大美好生活城市”榜單,深圳又是榜上有名。

 

有一個句子,怎么造都對。如果沒有程序員,就沒有現在的深圳;如果沒有流水線工人,就沒有現在的深圳;如果沒有環衛工,就沒有現在的深圳……這個排比句很長很長,直到廚師、媒體老師、TONY老師,但我仍然只想給其中一句加粗,那就是——如果沒有設計師,就沒有現在的深圳。

 

在深圳,有一份特別的菜單,它不屬于八大菜系的任何一種,卻能讓每個市民找到屬于自己的“菜”。這個菜單叫“深圳城市文化菜單”。1月新春關愛行動,2月國際魔術節,3月“一帶一路”國際音樂節,4月深圳國際水墨畫雙年,5月文博會……11月深圳國際工業設計大展……12個月里,這座城市輪番上演著中國風格、深圳口味、世界色彩、國際范兒,每一個項目都有設計師的身影,每一個市民都可以免費參與其中。

 

如果說自然山水、道路、建筑都是城市的不動產,那么城市的文化、歷史、品牌、技藝、甚至符號就都是無形資源,一個傳說、一個故事、一首歌曲在設計師那里都可能轉化為充滿創意的產品。

 

近幾年,仙鶴、祥云,水墨畫、戲劇臉譜、中國結等國潮元素日漸受年輕人的追捧,李寧、回力、百雀羚、老干媽等越來越多的中國品牌走向世界舞臺。堅持用工匠精神打造原創設計的新國貨,不斷撕掉中國制造“價廉質差”“老土過時”的標簽,重塑國人對中國品牌的信心。

 

 

 

03

未來之城:屬于設計師的春天

 
 

 

在買國貨、用國貨、曬國貨的背后,我們看到了一屆“萬物互聯“的設計師:在他們手里,故宮可以聯名、頤和園可以聯名、敦煌莫高窟可以聯名……大白兔奶糖的香可以涂在手上,六神花露水的味可以揉進酒里,瀘州老窖可以做香水,青島啤酒可以做外套,冷酸靈和小龍坎可以推出火鍋牙膏。

 

2018年,被認為是中國的 “國潮元年“,國潮風緣起于服裝,逐漸延伸到科技、美妝、食品等領域,越來越多的老品牌找到了自己煥發新生的出路。無獨有偶,也正是在這一年,一件看似和國潮毫無關聯的大事正在發生:2018年10月18日,第一屆河北國際工業設計周在雄安新區主會場開幕。

 

 

三年來,中國消費市場和全球競爭格局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更多的新國貨品牌成為了國民品牌,中國城市也不再滿足于“設計之都”,更要打造“未來之城”,歷史選擇了雄安。

 

 

要在一張白紙上繪出未來之城,需要城市設計、景觀設計、建筑設計、工業設計、產品設計、空間設計等等,沒有任何一座城市像雄安一樣重視設計,也沒有任何一座城市像雄安一樣需要設計師。 

 

“國潮崛起”與“工業設計周”看似沒有關聯,但其實有著異曲同工的底層邏輯:以全新的中國設計引領世界風尚。從”貼牌代工“到”自創品牌“,從“注重實用”到“顏值正義”, 新制造首先得是新設計,中國的原創設計正在取代世界的來圖加工。

 

雄安新區成立第一年,河北國際工業設計周第一屆。這場活動由河北省政府主辦,省工信廳、雄安新區管委會、河北工業設計創新中心承辦,河北省委副書記、省長許勤出席并致辭。

 

雄安新區成立第二年,河北國際工業設計周開啟了金蘆葦工業設計大獎。這個對標德國iF、紅點、日本優良設計獎、美國杰出工業設計獎的獎項,面向全球征集作品,目的是打造設計界諾貝爾獎,獎金池達430萬元,最高獎金100萬元。 

 

 

雄安新區成立第三年,第三屆河北國際工業設計周聘請英國工業設計大師邁克爾·楊(Michael Young)擔任總策展人,吸引了國內外352家企業攜3000余件設計產品參展。

 

金蘆葦至尊獎由河北省委常委、副省長,雄安新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陳剛親自頒發。陳剛在致辭中表示,金蘆葦獎是一個向世界傳達中國精神的金話筒,是雄安新區的一張新藍圖,一張新名片。

 

如果說國潮的突圍,從側面反映出中國人的文化自信得到了大幅提升,那么河北工業設計周的意義就不僅僅是吸引人才到“全世界最大的塔吊工地”來參與建設,雄安“千年大計”向世界輸出的必將是中國設計、中國風格、中國文化。

 

 

而設計周,就是站在更高的維度去思考設計與城市、設計與生活、設計與產業、設計與人類的關系。用設計不斷挑戰傳統的認知,推動產業升級、城市更新、社會進步。那些承載中國文化、有著中國特色的設計,既是優秀傳統沉淀的結果,也是雄安將向世界遞出的文化名片。

 

省長親自督戰,全省企業動員,工業設計在河北的推廣湊效嗎?三年過去了,一組數據或許能夠說明一些問題。

 

2017年河北僅有20多家工業設計公司,到2020年,河北專業的工業設計公司已經超過300家。

 

2017年,河北省僅有1項紅點獎;2018年以來,河北設計作品已累計獲得37項紅點獎、iF獎等國際知名設計大獎,2項產品獲得2018年中國工業設計獎金獎。

 

還有一個數據。

 

河北有一家生產鍋具的企業,同樣的材料和質量,自己售價兩三百元,給國際知名品牌代工,人家一件卻能賣3999元。

 

近兩年,這家企業通過引入工業設計,成本只增加了一點點,但在網易嚴選、小米的銷售平臺上,價格已經從兩三百元賣到了799元。

 

同樣的故事還有很多。河北清河的羊絨制品已經達到了世界名牌愛馬仕的工藝標準,但是過去的品牌形象很土,缺乏價值感。引入設計團隊之后,他們首先把logo改了,然后重新設計了包裝。原來只賣三百塊錢的東西,現在售價2000塊錢。

 

作為傳統工業大省,像鍋具、羊絨這樣的傳統制造企業,河北有21萬家。機械裝備、電氣電子、生物醫療、紡織服裝、文化旅游、皮革制品等傳統產業,都急需通過設計+科技、設計+品牌、設計+文化等模式解決產業層次偏低、產品附加值不高、結構性過剩等發展問題。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作為承辦方之一的河北工業設計創新中心,自帶“深圳基因”和“設計天賦”,它是河北省工業和信息化發展研究院攜手深圳市工業設計行業協會(SIDA)于2017年共同成立的專業機構。

 

深圳市工業設計行業協會成立12年來,每年通過舉辦國際工業設計大展、國際創客周吸引了眾多設計機構落戶深圳,并且帶領全球的創客集聚深圳。協會以“引進來,走出去”為路徑,以“設計是產業鏈最高端引擎”為立足點,與全球三十多個設計先進城市建立了合作伙伴關系。以深圳為樣板,中國工業設計從跟跑到并跑,乃至領跑世界。

 

深圳市工業設計行業協會自2015年起承辦全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活動周暨深圳國際創客周,李克強總理在參加2016年雙創周深圳主會場時,曾給予高度贊譽:超乎預期,難以想象。

 

 

雄安新區作為科技之城、智慧之城,將為人類未來的發展方向而探索,大量的改革創新舉措將在這里先行先試,為解決大城市病提供“中國方案”。雄安要代表中國未來、引領世界潮流,離不開深圳的先行和示范。

 

河北工業設計創新中心主任、深圳市工業設計行業協會會長封昌紅作為工業設計扎根雄安的見證者,自2017年踏上河北這方土地,從創建河北工業設計創新中心,到推進河北工業設計周的舉辦,夢想就是把深圳的理念和經驗帶給河北。

 

她多次對媒體說:深圳是中國的第一個設計之都,人們在那里看到了設計的曙光;雄安是中國第一個未來之城,人們將在這里看到中國設計的未來。

 

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東,21世紀看雄安。

 

公眾所看到的一切,都必須由設計師先在草圖上畫出來。千年大計、國家大事,這是國家賦予一座城市的使命,也是時代給予設計師們的一次機會。

 

我們拭目以待,世界將通過雄安設計讀懂一個更好的中國。

 

*文章轉載自鳳凰網財經

作者:許滸傳

 

 

2017大展

2016年深圳市工業設計專項資金申報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