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ksoui">
<optgroup id="ksoui"><table id="ksoui"></table></optgroup>
<nav id="ksoui"></nav>
<xmp id="ksoui"><nav id="ksoui"></nav>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報道 > 報紙雜志 >

今年設計大展不再“人越多越好” AI、VR、直播看展將成標配

日期:2020-08-17 16:50:48來源:編輯:admin

成立于2008年的深圳市工業設計行業協會(SIDA),目前已吸納來自深圳及全國各地的會員單位900余家,是全球工業設計最大的專業行業組織。十余年間,SIDA帶領行業實現了從跟跑到并跑。在封昌紅看來,未來十年,SIDA要力爭帶領行業實現領跑,完成從“推手到旗手”的轉變。實現這一轉變并非易事。封昌紅認為,新基建是一個特別大的機遇,有利于加速實施設計云平臺的大戰略。“當大部分企業都在這個平臺后,可以更好地相互協作,打造一個生態鏈系統,也可以面向全球的設計社區,更好的鏈接國際資源。”
 

疫情沖擊制造業

倒逼工業設計行業加速前進
 

南都:如今在疫情的影響下,深圳的工業設計行業受到的沖擊大嗎?

封昌紅: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對制造業造成了沖擊,也導致工業設計的創新端和設計端受到影響。這個時候會倒逼工業設計行業以更快的速度、更高的追求加速前進。過去十年,我們主要是做工業設計行業的推手,下一個十年,我們的使命更高了,要從推手轉變為旗手,引領行業向更高端領域邁進。

我們將從這三個路徑給設計行業提供引領性的指導。第一是轉變產品的方向。疫情期間,消毒防護類的產品有很大的需求,比如消毒液只是一個冰冷的白色瓶子,設計師可以給產品溫度,給大家帶去人文關懷。

第二是砍掉風險更高的產品。疫情影響下,一些公司原來準備簽的訂單,現在可能沒有了,這個時候就要把設計力量放到更有機會的產品或項目上。

第三是聚焦擅長的領域。中國的企業有一個毛病,一旦哪個方向做得好,就會全方位的全面開花,但這樣會導致人力、物力成本很高。疫情時期,還是要做擅長的專業領域,把繁枝剪了,讓人員達到最好的搭配狀態。

南都:深圳將設計作為國際交流語言,每年舉辦國際工業設計大展、國際創客周等,隨著全球疫情蔓延,相關展覽是否會受阻?該如何破局?

封昌紅:以前,設計大展是人越多越好,在防疫背景下,不可能讓很多設計大師從國外前往深圳,但是他們的產品可以來。

我們將在今年11月的第一周舉辦設計大展和設計論壇,形式可能會發生變化。例如,人們可能要預約參加,而且要保證看展時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這個時候可能需要AI、VR等技術,讓人們沉浸式、體驗式感受設計的魅力。可能還會設置一個直播間,通過網絡向熱愛設計的人講解設計產品,喜歡設計產品的人可以馬上下單購買。從看展、觀展到體驗、購買,形成一個消費鏈條。

我們前不久舉辦了一個云沙龍。第一期就有1.6萬人同時在線觀看,提問、交流很多。以往的設計大展,有1000人來看已經是很大規模了,觀眾也不可能馬上就提問,更不可能問這么多問題。疫情之下,帶來很多方面的勃勃生機,但也要求我們要不斷的創新,要未雨綢繆。設計大展、國際創客周可能會一半線上、一半線下,也可能是云論壇、云簽約、云展覽。

 

“新基建”中很多行業可能消失

要抓機遇靠這4點

 

南都:“新基建”給工業設計領域帶來哪些新機遇、新變化?

封昌紅:新基建是一個特別大的機遇,有利于加速實施設計云平臺的大戰略。前年我們就開始布局設計云平臺,富士康、華為、中國電信等單位都參與了云平臺建設的研討。我相信,未來設計會實現數字化、協同化、云化。比如有專門做材料的數據庫,無需設計師自己收集。新基建會加速5G的應用,讓大家把更好的資源,在最短時間內實現效益最大化。工業設計行業必須要抓住新基建的機會。

現在我們有超過900家的會員單位,正在推動會員單位往數字化平臺上轉,設計云平臺提供“面”上的支撐。當大部分企業都在這個平臺后,可以更好地相互協作,打造一個生態鏈系統,也可以面向全球的設計社區,更好的鏈接國際資源。

新基建的硬件載體做好以后,也許很多行業在不知不覺中就會消失。如果不愿在這一輪改革和創新大潮中沒了,就一定要找好自己在產業鏈條中的位置。從國家層面來說,還要有一個政策體系,建立政府、行業、企業三方聯動的機制。

南都:具體到企業或個人,應該如何抓住發展的機遇?

封昌紅:大部分工業設計師都是創業者,不管是年輕設計師,還是有經驗的設計師,在疫情期間首先要堅定信心,第二要完善知識結構。現在的設計師單純把產品的顏值做好已經不行了,應該有一個全鏈條的綜合思維——把產品從設計端延伸到用戶端,考慮產品的應用場景、消費場景等。這種全鏈條的思維,可能需要設計師在各個知識層面提升自己。

第三,要有協同能力。設計師要了解能力互補的機構,包括材料、工藝、品牌、銷售場景等。通過協同創新可以發揮最大的能量。第四,設計領域永遠離不開創新,設計是創新的引擎,無論從形式、內容、方法,還是品牌的方案,可能每一步都有獨特的東西,這也是贏得更多訂單的關鍵。如果這四點都能做到,就可以成為逆勢增長的踐行者。
 

國內工業設計生態鏈條

抗衡危機的力量非常強

 

南都:與2003年的非典相比,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對深圳工業設計行業的影響有哪些相同與不同之處?企業應對危機該如何調整策略?

封昌紅:這兩個時期,對制造業的影響都很大。但是2003年工業設計行業剛剛起步,企業少、小、散的特點,沒有形成設計產業鏈,所以總體上對工業設計的影響比較小。

而當前,ID設計、MD設計、品牌、體驗交互等全鏈條都有設計機構,已經形成了一個成熟的生態鏈系統。上下游產業鏈相互聯動的自覺性、流動性是前所未有的。市場上出現了問題,大家就協同一致,抗衡的力量是非常強的。同時,能夠抗衡的武器更多樣,可以利用互聯網、5G、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等工具。

企業要找準自身的定位,把眼光聚焦到中國巨大的消費市場中。中國的脫貧攻堅到了決勝階段,美麗鄉村建設具有大量的消費群體,包含大量的特色產業、特色產品。

南都:您同時也是廣東省政協委員,對于當前的公共政策是否有一些意見和建議?

封昌紅:我最近思考比較多的是,在不得不面臨全球化時代,但又有很多人反對全球化的情況下,深圳該怎么辦?

我認為,在戰略層面,深圳一定要抓住“雙區驅動”的勢能,這是國家賦予深圳的使命,也是廣東的重大機遇。這幾年我在廣東省政協開會,都建議加強軟環境的建設,比如知識產權的保護、國際化視野的教育體系、如何建立發揮國際人才作用的政策體系等。

戰術層面,一定要把廣東的利器、殺手锏牢牢抓住,包括制造業的全產業鏈、全供應鏈、全創新鏈、全信息鏈等。例如,在生態鏈系統里面,廣東的供應鏈系統很強大的,醫療器械,從有想法到生產,全部都能搞定。消費升級的背景下,廣東有很多特色產業集群可以做起來。

現在是苦練內功的好時機,打鐵還需自身硬,練好內功以后,無論外界是什么樣的狀態,都能夠應對自如。當前可以對制造生態鏈系統進行升級,包括制造業上云、提升工人的技能等一攬子的提升,讓自身變得更加強大。

“新基建”的硬件載體做好以后,也許很多行業在不知不覺中就會消失。如果不愿在這一輪改革和創新大潮中沒了,就一定要找好自己在產業鏈條中的位置。

在防疫背景下,不可能讓很多設計大師從國外前往深圳,但是他們的產品可以來。

我們將在今年11月的第一周舉辦設計大展和設計論壇,形式可能會發生變化。例如,人們可能要預約參加,而且要保證看展時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本期座上賓

封昌紅

深圳市工業設計行業協會執行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工業設計產業技術創新聯盟秘書長、廣東省第十二屆政協委員,曾榮獲“2019中國產學研工匠精神獎”、“中國設計貢獻獎金質獎章 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中國設計70人”。

 

采寫:南都記者 程洋

2017大展

2016年深圳市工業設計專項資金申報指南